文:黄国蓉


网络、电信与金融业者跨界混战,目标都是想把大家的手机转换成钱包。

随着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应用大获成功,这成了许多台湾业者眼中需要急起直追的领域。

利是大战

今年春节,华人向亲友发利是(红包)的传统习俗再度换上新潮外衣,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世界热闹上演。中国三大网络巨头腾讯、阿里巴巴、百度首次同台掀起“利是大战”──腾讯旗下、两年前以抢利是游戏一举获得千万用户的微信支付,从几个月前便预热活动,希望再下一城;强力防守的支付龙头、阿里巴巴关联企业支付宝取得与央视春晚独家合作权;百度钱包则尝试通过语音技术,在送利是过程里增添更多趣味。

台湾今年也首次出现类似活动。一家名叫“欧付宝”的台湾手机支付公司,过年期间在各大电视台放送广告:认真剁菜的大厨臂上绑着一部手机,随着手臂上下震动,手机屏幕的利是背景图片上,成堆金币落下,发出清脆的呛啷声,“专注于职场表现的你,是否需要一些额外的奖励?下载欧付宝,摇一摇就送你利是……”广告标榜,摇手机就可抽3888元新台币的利是,更有机会抽到百万大奖。

这是欧付宝精心策划的年度活动。董事长林一泓先前说,为了此活动准备了超过亿元新台币的资金,这在台湾网络业中已属大手笔。林一泓期望,活动可以让欧付宝的注册会员从原本约10万人,暴增到数百万人。欧付宝营销企划公关李欣茹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利是活动与支付宝利是游戏精神类似,欧付宝精心设计了游戏化的关卡,用户摇摇手机就可以看见金币落下,但要取得高额奖金,必须通过会员的多重认证,包括地址、身份证认证、信用卡等,间接促使他们主动成为会员。“而这次活动一共吸引了超过125万人前来注册。”李欣茹透露。



欧付宝不是台湾唯一想借着大型节庆,在手机上拓展势力的新型支付业者。知名行动通讯软件LINE推出的支付工具LINE Pay、在网上贩卖优惠折扣券的业者GOMAJI,今年都以发利是之名,赠送购物点数,吸引消费者使用这些手机付款服务。


欧付宝、LINE Pay推出的年节活动,反映台湾业者近年进军流动支付服务的新热潮。从2014年起,台湾超过10家业者陆续启动,包括台湾前两大游戏金流通路商智冠、游戏橘子,台湾两家最大电子商务业者PChome、Yahoo台湾,以及电信业者中华电信、台湾大哥大,更有银行业者中国信托、国泰世华、永丰银行等。

出门不用带钱包!

不单是台湾,在香港,交通票卡服务商八达通也积极将服务拓展到手机上,电讯营运商数码通、李泽楷旗下香港电讯,也陆续宣布推出流动支付服务。

根据TrendForce统计,2015年全球流动支付市场规模为4500亿美元,预计2016年将达到6200亿美元,按年增长37.8%。IDC也预计,2015年台湾流动支付市场的规模可达新台币890亿元,年增率为42%。其中远距支付的P2P与mCommerce仍属大宗,占整体流动支付的98.2%;但近距支付的NFC与Barcode(QR-code)模式成长力道强劲,预计3年后可达新台币138亿元规模。

根据台湾资策会产业情报研究所(MIC)2016年4月发布的“流动购物消费者调查分析”数据显示,台湾整体网购比例已达86.1%,其中流动网购经验者已占整体网购63.3%;MIC的“流动支付消费者调查”则显示,近二成网络使用者使用流动支付,71.1%已使用者表示将会继续使用。

“出门不用带钱包!”不论是日常采买、衣食住行、网上消费,不用拿纸钞,而是用手机扫扫条形码或一个按键就付款,还可以自动记账在手机上,这些流动支付的应用,是业者共同描绘出的未来世界。而随着邻近的中国支付宝、微信支付等应用大获成功,这更成了许多台湾业者眼中需要急起直追的领域。

台湾信息业者嘉利科技总经理班铁翊分析,从流动商务的角度来说,智能手机普及后,民众越来越依赖手机,台湾人不仅习惯用手机传讯息、照相、写笔记,也养成了通过手机在网上买东西、买票券的习惯。“而购物需要顺畅的支付流程,手机支付因此成为必然拓展的应用。”

其实,台湾已有一些零星的流动支付服务应用。许多台湾人会通过APP购买境内高速铁路的车票,不需要在车站取实体票券,刷条形码就可以过闸门,或者在连锁咖啡店星巴克以随行卡APP付账,但这些应用属于依附在特定服务的零星案例。类似支付宝、微信支付,满足多数付款情境、主打流动钱包的平台式服务,还没出现成功例子,而台湾近两年兴起的流动支付业者,正是主打这一类型。

业者锁定的流动支付商机,是将台湾民众传统上以现金付款、交易的行为,转换为电子支付的机会。电子支付可包括信用卡、金融卡、电子票证、流动支付等模式。其中,台湾既有的塑料货币信用卡、金融卡等使用量不少。根据台湾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8月,台湾金融卡流通总张数达9284万张,信用卡流通卡数达3824万张,都远远大于2300多万的人口总数,每年信用卡签账金额也超过2兆元新台币。

但是,根据国际调查组织欧睿(Euromonitor)发布的调查,台湾民众一般消费支出(Perso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PCE)的比例,74%以上都使用现金,仅有约25.8%是通过信用卡、金融卡、电子票证、流动支付等电子支付渠道,这个比例低于中国香港、新加坡、日本、韩国、中国大陆等地区。“从推广电子支付的角度来说,台湾环境是异常的落后。”前金管会主委、现任立委曾铭宗点出。

台湾金管会解读,塑料货币看似使用量大,但电子支付比率却不高,主要因为台湾信用卡、金融卡交易主要集中在较大额的消费;一般商店的小额支付,商家、民众最习惯使用的还是现金。银行公会代表在曾铭宗举办的“准备迎接无现金社会”公听会中则指出,这项习惯与政府法规、习性造成信用卡收单银行不愿接受小微商家也有关连。

如有业者能突破既有障碍,让消费者在小额支付、小商家的交易上,也采用电子支付,蕴藏的商机将十分庞大。目前积极发展流动支付的台湾业者,从各自的基础出发,尝试找到解决方法。


台湾本土营收最大的电子商务业者、董事长詹宏志领导的PChome集团,是台湾最积极发展新型支付领域的网络业者之一。PChome集团旗下包含许多本地热门的电子商务服务,例如主打24小时保证到货的购物平台“PChome 24小时购物”;类似阿里巴巴天猫,招揽商家在网络平台提供服务的“商店街”;以及与美国第一大甩卖网站eBay合资的露天拍卖,都是本地同类型业者中的前三大,露天拍卖公布每年GMV(平台成交金额)达500亿元新台币以上的地区,台湾最多。

PChome在频繁的网上交易经验中,发现目前小商家、小规模交易的金流模式并不方便,过去推出名为“支付连”的第三方支付服务,提供露天拍卖网站上小微商家与消费者(C2C)间的金流服务,希望复制美国最大网络支付服务PayPal借由关联的拍卖平台eBay、中国大陆支付宝借由淘宝网交易而壮大的经验。

在手机服务这个新的领域,PChome没有像广受欢迎的支付宝一样,将已有广大用户的网络支付品牌延伸到流动支付、手机支付领域,而是另外成立子公司,推出流动支付品牌Pi流动钱包。

“支付(业务)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不可以失败,所以同时发展两个服务,一起进行。”詹宏志解释,支付是串接电子商务的重要环节,未来流动支付更加盛行时,“只要连结上支付服务,任何交易都将成为电子商务活动”,身为电子商务服务商的PChome一定要切入这项业务。

转型

而网上有大量小微交易发生在露天拍卖平台,因此提供露天拍卖金流服务的支付连,有发展的优势;但发生在平台之外、夜市摊贩、实体小店家的交易,也有这样的金流需求,Pi流动钱包可以尝试解决。“日常的现金交易、付款流程里,还有太多不便利,可以用更好的方式解决。”Pi流动钱包营运总监韩昆举例,Pi的重要策略,就是找到属于台湾民众自己的需求,从民众平常感觉最不方便的交易流程着手。

以日常生活的网络交易来说,在网上卖二手商品、代购欧美商品、甚至召集一群网友团购的行为越来越多,许多台湾民众不需要露天拍卖、淘宝网这样的平台,只在BBS个人板或脸书上号召一声,就开始了一笔交易。这些交易的卖方许多不是固定在网络上贩卖商品的专业商家,不适合信用卡付款、超商货到付款等较为专业的金流方案,传统的面对面交易或ATM转账汇款又太费时,Pi流动钱包让用户只要输入对方电话号码,就可以随时随地像传简讯一样转账付款。

而在实体生活中,过去在台北市路边停车,收到政府开立的缴费单,要到便利超商刷条形码缴费,不是一件方便的事。Pi流动钱包就和台北市政府停车管理局合作,推出手机扫条形码缴费的功能;在医院看诊结束,要排队到收费柜台批价、现金付药费,再到另一个柜台排队、取药,至少要十多分钟,Pi流动钱包与医院合作提供新的付款方式,以手机直接批价付款,流程可以缩短到一分钟;Pi也和全台超过3000门市的统一超商合作,让民众上便利商店用手机就能付款。

许多传统网络代收转付服务的金流公司,也开始转型,将服务对象从一般企业、商家,扩大到一般消费者,希望以旗下的金流服务体系,带动更多流动支付业务。在春节大发利是的欧付宝以及老牌信息服务商蓝新科技,就是这样的例子。

欧付宝是台湾游戏代理商“欧买尬”投资的子公司,欧付宝的业务基础来自于数年前并购的代收付业者绿界。欧买尬董事长林一泓告诉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台湾网络游戏产业面对转型时期,需要找寻新成长机会,庞大的支付商机就是续航力,因此他极早就从金流的后端代收付部分切入,并购代收付业者绿界,希望转型成台湾版的“软件银行”。

蓝新科技曾经是台湾最早与eBay、Yahoo拍卖与支付宝合作的金流业者,跨境支付的基础较深。蓝新科技总经理詹圣生说,他们会强化跨境支付的基础,未来将整合集团在线、线下丰富的通路据点与集团内广大的会员,包括第三方支付、流动支付、O2O(在线到线下)、电子票券及账单查缴等业务,扩大电子支付多元服务范围。

绿界、蓝新过去为中小企业提供收款渠道,超过万家的商家客户,是这类业者发展的部分基础。在游戏业界时就擅长打营销战的欧付宝,除了过年时打出抢利是的宣传,加入台北市手机缴停车费服务后,也率先打出折扣战。

而像微信一样,通过社交场景独特优势试图切入的例子则是LINE。流动通讯软件LINE在台湾用户数达1700万,台北市长柯文哲与市政团队甚至标榜用LINE当工作组沟通。LINE2014年在台湾、香港等市场推出LINE Pay,和信用卡绑定,目前香港用户可以通过LINE Pay买贴图,在台湾进一步与银行合作,开放部分转账、网上支付、部分储值的功能,策略是要把流动通讯的社群号召力扩张到支付的领域。

农历春节前夕,台湾南部发生了规模6级以上的大地震,台南一栋住家大楼倒塌,超过百名住户罹难。LINE Pay台湾总经理陶韵智表示,LINE Pay在台湾不仅临时搭建流动捐款的管道,也以LINE最受使用者欢迎的贴图作为捐款赠礼,同时免除捐款手续费、以LINE官方推播讯息宣传捐款方式,十天就累积了超过5万笔捐款,通过LINE Pay捐款金额超过6000万元新台币。

银行、电信业者也没有缺席,与信用卡信息的信托平台合作,陆续推出以手机感应机器刷卡的“NFC手机信用卡”,除了把传统刷卡片的行为改成手机感应,也让消费者在合作的APP,例如“t wallet 行动支付”、“Citygo mWwallet”绑定其他优惠券、小额支付工具,希望以整合性取胜。

新机遇

大环境的利多也有帮助。“流动商务普及的趋势,新技术和法规走向开放,带来了台湾业者的新机遇。”台湾信息业者嘉利科技总经理班铁翊分析。嘉利科技是台湾最大的支付终端装置厂商,为企业提供各种支付服务技术的解决方案,正是企业流动支付热潮的受惠者。班铁翊未透露相关业绩的确切成长幅度,但表示这两年业务进展相当不错。

新技术与政府相关法规的开放,带来新机会。班铁翊进一步分析,在技术面,与智能手机搭配的近场通讯(Near Field Communication,NFC)支付技术、条形码付款应用,近几年开始有更多实际应用的方式。在法规部分,台湾银行界组成的银行公会放宽接受信用卡付款的商家标准,让营业规模小的商家,可以藉由较大的网络金流业者保证,取得信用卡收款的资格,让小型商家的金流选择更多元。2014年,台湾金融主管机关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开放银行业者推出采用NFC技术的手机信用卡。

主管机关的态度也比以往开放。2013年,詹宏志曾因为金管会不让网络业者在金流代收付服务中,提供让用户预先储值的功能,此后也不断杠上政府,获得不少响应。詹宏志曾多次表示,对新型态的金融业务,主管机关金管会向来是防弊的心态大于开创,多年来新类型业务开展不易,也就难以有创新。

詹宏志个人对政策的意见,许多台湾网络业者不尽同意,但多数业者都曾对彭博《商业周刊/中文版》繁体版记者表示,防弊大于开创,确实曾是金管会管理的基调,间接使创新业务开展不易。近年几次新型态业务的开放标准,掀起社会争议之后,2015年,《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发布,开放非金融业者承做部分传统金融业务的法源,同时,包括詹宏志在内的业者都曾公开表示,感受到政府的态度已有一些改变,思考服务时,相对多了一些尝试机会。
在香港,香港金融管理局2013年对NFC流动支付的管理,定下四大长远发展目标:“一机多卡、转台容易、换机方便、严谨保安”。2015年7月,香港通讯商香港电讯(HKT)推出流动支付服务“拍住赏”,用户预先在手机中储值金额,可以在实体商店用手机通过感应付款;其后不到一个月,另一家通讯商数码通(Smartone)也宣布推出流动支付新平台“KISS”,但KISS至今尚未投入市场。

阻力

然而,新型支付工具对上根深蒂固的现金使用习惯,可能是一场漫长的战役,而这些业者都还在开头而已。欧付宝在祭出利是活动前,主动使用的用户人数是10万;Pi流动钱包先前仅透露,APP下载数达10万,还在采用初期。

前华南银行董事长、现任联卡中心董事长刘灯城2015年下半年多次公开表示,具有流动支付功能的信用卡至今发卡量不到2.5万张,主因是流程繁琐,使用上不一定比现金方便。

“我对流动支付一年来发展缓慢很失望,”今年2月,台湾的电信龙头、中华电信董事长蔡力行与媒体坦言,流动支付应该有方便的平台、很多可以支付的据点,还要兼顾安全性,但台湾终端机不够多,也不方便,“很怕最后台湾多数人使用支付宝。”蔡力行忍不住对媒体说出他的担忧。

蔡力行和刘灯城异口同声提到的“不方便”,也是台湾各大网络论坛上,流动支付使用者讨论时经常提及的重点,这些不便利,来自各方服务的各种小细节。以电信业者与金融业者推动的NFC信用卡模式来说,利用NFC技术,概念是让手机上绑定信用卡信息,使用时拿出手机,放在感应机前,“哔”的一声就可以完成付款。

但台湾电信与金融业者在2015年起推出的NFC流动信用卡,申请流程繁多,限制也不少。以申办流程来说,根据台湾许多金融业者共同推出的“t Wallet”服务官方网站说明,有意申办者,需要先检查其手机型号是否符合“t Wallet”支持规格,如果是Android手机,多数要先到电信业门市,向电信业者申办支持流动信用卡服务的专门SIM卡,插入手机;如果是iPhone手机,需要到银行柜台指定申请购买一个外挂装置“哔哔熊”以搭配使用;接着,必须到发行手机信用卡或金融卡的金融机构,专门申办一张手机支付使用的“流动信用卡”或“流动金融卡”,完成后才能开始使用。

使用时,搭配外挂装置哔哔熊的iPhone使用者,刷卡时要将手机麦克风打开、耳机孔中插着哔哔熊,才能使用服务。t Wallet网站并建议使用者,不同型号手机NFC感应的位置不同,使用流动信用卡前,可以先参照网站上提供的规格表,找出NFC感应的对应位置刷卡,才能提高成功率。

这些不方便至今还无法解决。班铁翊分析,国内手机信用卡开始发行时,例如使用t Wallet服务的业者多半采用“TSM信托管理平台”模式,也就是将信用卡号、有效期限等安全信息,存放在一个硬件的装置中,称为“安全组件”。但各家串接好系统,开始推展此类服务时,国外才刚发展出了将信用卡号等信息存在云端网络,不需加载手机SIM卡或其他硬件的模式,“但对于已投入资源在前项技术的国内金融业者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将服务转换为较方便的模式,是目前服务流程繁琐的原因之一。”
网络业者包括欧付宝、蓝新、Pi流动钱包等提供的支付服务,是以“条形码支付”为主,消费者用手机扫描商家印出的条形码,或商家扫描消费者手机屏幕显示的条形码,即可付款,申请与付款流程比较便利。但目前的问题是,许多服务只限特定银行用户、或限特定渠道使用,还无法做到真正能取代现金的普遍模式。

香港的“拍住赏”和支付宝的应用的便利程度,也有一段差距,在服务覆盖面上,“拍住赏”目前只支持香港电讯旗下客户,用户在使用服务前,必须先预储金额在手机中,储值的渠道也受到限制,若不是“拍住赏”合作的信用卡用户,就不能以直接扣账方式储值,需要到实体商店以现金储值。而另一家电讯商数码通的“KISS”,至今都还没有推出。

班铁翊进一步分析,对商家端来说,即使新型支付工具对商家可能较有效益,但在消费习惯还没建立、应用层面还不广的情况下,许多小型商家也不愿意采用新事物,因为商家接受NFC信用卡,需要建置读卡的硬件装置,成本很高;不需要硬件的条形码支付,需要学习适应,收款时间也可能较晚,都形成商家不易采纳的原因。

以网络支付、流动支付服务盛行的中国大陆为例,两地法规差异、既有金融服务的差异,也让台湾的流动支付服务,初期较难提供一些与既有金融服务有明显差距的好处。

Pi流动钱包营运总监韩昆举以手续费为例,目前许多流动支付服务背后的架构,是信用卡模式,也就是说民众使用手机扫条形码付款、感应机器付款时,背后走的流程和刷一张信用卡类似,采用此架构的流动支付服务商需要支付手续费给参与这个流程的金融机构,也就是信用卡收单机构。但在中国第三方支付相关法规里,符合资格的网络支付业者可以直接承做信用卡收单业务,不需要外部单位的介入和收费,但台湾地区并没有直接开放网络支付业者经营收单业务。台湾支付业者因此增添手续费成本,付款流程也需要依循收单机构的规定进行,较难弹性调整。

同时,在中国大陆,银行对用户会收取账户管理费,银行提供所有服务都是有价的,而台湾的银行本就不收取此类的费用。相比大陆每笔业务都单独收取手续费的传统银行来说,并不收取手续费的大陆网络支付业者就具备了优势,台湾的网络支付业者的服务相对就不太有利。

“真正做到方便、易用,需要许多时间。”一位网络业支付业务的主管说(因工作规定,该主管要求匿名)。该主管认为,支付宝花了10年才做到可以串接各种银行与信用卡、支持各式各样商店的程度,台湾许多支付服务则是这两年才开始起步、开始合作,支付服务业者要与更多商店与消费渠道与其他相关机构展开合作、提供更快到账的机制,让服务更便利,也要耐心耗时与主管机关沟通,自然还不足以形成让人觉得够方便、足以抗衡现金或其他小额支付管道的应用,必须长期抗战。
韩昆举表示,台湾的流动支付业者现在只能一步步将服务打造得更便利,等到消费者数量够多、非用不可,成为另类的强势通路之后,小商家才会接受。同时,由于手续费成本无法避免,Pi流动钱包尝试将买卖交易时通常由卖方担负的2%手续费,改成由买方负担,希望借此加大小商家使用服务的吸引力。

担忧

但在此之前,品牌知名度更高、服务经验更深厚的台湾、香港以外业者,也已试水这些市场。2015年底,台湾业者们戒慎恐惧的支付宝宣布与台湾超过3000个端点合作,要让中国大陆观光客来台逛101大楼、买凤梨酥、逛夜市,都能用支付宝付款,连换台币也不用;2016年初,微信支付也跟进,与台湾多家银行合作。在香港,微信、支付宝也提供内地游客在当地消费的服务。这些内地商家有可能直接跨过既有的业者,支配当地市场吗?

部分台湾业者对此还不担心。“提供此类服务给中国大陆用户,和提供服务给台湾本地的用户,意义完全不同。”蓝新科技总经理詹圣生比较,支付宝与微信旗下支付服务很早就与台湾网络平台串连,让中国大陆用户上台湾网站网购台湾商品时,可以用本地支付渠道付款,现在只是将此类模式拓展到实体端点,如果真要提供此类服务给台湾用户,和台湾业者正面竞争,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就必须从头依台湾法规操作,成本太大,用户累积也必须从头开始。

第三方支付商PayPal2015年在网站上公告,根据台湾法律相关规定,将更改网站信息系统设定,确保PayPal不会提供台湾用户之间的转账服务。在此之前,台湾用户之间可以使用PayPal互相转账。PayPal这项公告,等于将其服务范围缩小,限定在台湾用户与海外用户之间的跨境交易。PayPal官方并未对外解释原因,对于记者询问也不予回应。

立勤国际法律事务所律师黄沛声认为,这是因为台湾2015年发布的《电子支付管理条例》规定,非台湾本地的业者,若要提供台湾用户每日交易总额10亿元新台币以上的代收付业务、账户间款项移转等业务,需要依法在台湾另设一家资本额在新台币5亿元以上的子公司。专注在跨境交易的PayPal可能评估台湾本地交易市场规模不足以投入这些相应成本,成立新的子公司,因此主动放弃,这也可能会是支付宝未来采取的方式。

但也有业者提出忧虑。支付宝、微信支付等服务目前在台湾已为中国大陆用户提供服务。“大陆游客在台可用支付宝与微信支付,这些服务如果在台湾盛行,台湾可能沦为电子殖民地,”台湾金融科技公司董事长王可言点出个别业者追逐商机之外,台湾积极追赶流动支付的意义。

不单这样。新一波以硬件攻入的流动支付服务,建立在既有的信用卡体系的业者,更有机会融入台湾民众使用习惯。资策会MIC产业分析师胡自立分析,Apple Pay2016年有机会在台湾登陆,Samsung Pay也开始发展,“台湾苹果、三星手机占有率高,品牌光环大,瓜分其他流动支付业者扩大服务层面的机会,或许会是更大的挑战者。”


声明:文章来源于网络,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及时联系作者,还望见谅,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